• <menuitem id="jhhgy"><strong id="jhhgy"></strong></menuitem>
    <tbody id="jhhgy"></tbody>
      <progress id="jhhgy"><bdo id="jhhgy"><strong id="jhhgy"></strong></bdo></progress>

      <tbody id="jhhgy"><nobr id="jhhgy"></nobr></tbody>
        <samp id="jhhgy"><ins id="jhhgy"></ins></samp>

      1. <progress id="jhhgy"></progress>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

          開國大典珍貴影像都是誰拍攝的?
          來源:2021年第10期  作者:閆樹軍  點擊次數: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等在天安門城樓上。拍攝者為陳正青

            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上,1949年新中國開國大典,是一個讓人難以忘懷的莊嚴時刻。

          如今,我們打開歷史畫卷的時候,一幅幅精彩的畫面映入眼簾。是誰拍攝了開國大典的偉大瞬間?是誰攝錄了開國大典的不朽畫面?

          在一部為時不長的紀錄片中,我們只看到了“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攝制”的字樣,沒有找到錄像者的名字。據說參加攝錄的有中國藝術家,也有蘇聯的同志。沒有署上名字,可能與當時人們還不大習慣突出個人有關。

          但也有一些人對開國大典的那段歷史情有獨鐘,其中有專門搜集當時刊物的,也有不斷尋找開國大典攝影人的。

          開國大典的攝影工作歸1949年全國政協第一屆會議及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會新聞處領導,它是政協會議和開國大典宣傳報道的總管機關。當時,新聞處處長是宦鄉,下面設有攝影科和電影科。攝影科由華北軍區政治部華北畫報社、中央電影管理局北平電影制片廠照相科、東北局東北畫報社組成,由華北畫報社主持,科長是華北畫報社的采訪組組長吳群。攝影科設在中南海東八所。按照最初制訂的攝影計劃,在政協會議會場內攝影者有陳正青、侯波、吳群、林楊、楊振亞和孟昭瑞6人,在會場外的有宋貝珩。

          開國大典的場面宏大,攝影人員不夠。為此,攝影科特別邀請了在平的其他單位的攝影記者參與開國慶典的攝影報道,其中有部隊著名攝影師石少華、羅光達和全國總工會的陳勃等。這樣在開國大典當天,攝影記者有30人。在天安門城樓上拍攝的有陳正青、侯波、楊振亞和曾克、中國香港《中國文摘》雜志記者張彥5人,廣場上有熊知行、畢深忠、紅楓、張力和林楊等人。此外,還有鐵道兵團政治部的一名宣傳干事吳大中。

          吳大中當時在隴海鐵路搶修現場,是突然接到通知,立即回北平執行任務的。他急匆匆趕往鐵道兵團政治部,領導鄭重通知他:“中央軍委發來開國大典攝影記者邀請函。因為你會攝影,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101日下午2點,吳大中換上嶄新的軍裝,穿上锃亮的新皮鞋,懷揣請柬和采訪證,胸前佩戴著印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會攝影記者”燙金大字的紅布條,帶上政治部僅有的一架德國產“蔡司”照相機,一路小跑到了天安門城墻根下的大會新聞處。新聞處一名干部告訴吳大中:“拍攝地點在金水河橋南,主要拍攝閱兵和群眾游行?!彼诮鹚訕蚰线x好了可以“零距離”拍攝開國大閱兵和群眾游行的最佳地點。他總共帶了6盒膠卷,可以拍72張照片。閱兵開始后,每個方隊通過天安門時,吳大中都會拍一張。他當時印象最深的是騎兵師通過時的場景。慶典結束,吳大中趕緊回到單位,沖洗膠卷。他選了10多張認為不錯的照片,送交大會新聞處攝影科,其余連底片一起全部上交。

          兩個月后,華北畫報社出版開國大典???,其中一張是吳大中拍攝的天安門前群眾載歌載舞的歡慶畫面。他說:“這也算是我為開國大典的宣傳作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貢獻吧?!?/span>

          另一個幸運地拍攝到開國大典場景的是陳勃。

          陳勃1925年生于河北阜平,1945年開始從事攝影工作,先后任晉察冀邊區工人報社、石家莊日報社和新華社石家莊分社記者等職。1949年,他創辦并主編了新中國第一本大型攝影畫報《中國工人畫刊》。他是全國總工會的攝影記者,也是全總唯一拍攝開國大典的攝影師。他8點多鐘就前往天安門廣場。憑借采訪開國大典的介紹信、采訪證和胸前的記者條,他在天安門前的金水橋上找到了最佳拍攝位置。當時警衛還不太嚴,對拍照的記者也沒有多少限制,所以在廣場上和游行時就有人“搶鏡頭”。當騎兵方陣通過時,陳勃索性躺在地上拍,顯得有點亂。陳勃當時用的是1948年在大連買的德國“巴爾達”照相機,完全手動,能照16120片,成像很好。他用了2盒膠卷。


          宦鄉

          開國大典當天,20歲的李振羽協助蘇聯攝影師在天安門城樓上拍攝一部紀錄片。當時在天安門城樓上攝影的還有徐肖冰、關明國、程默和機械員馮喜璋,錄音師是唐晉、陳燕嬉、張世明、楊志遠。程默站在天安門城樓上,通過大型牛耳攝影機記錄下了開國大典那激動人心的場面?!拔业男那榧染o張又安定,不要遺漏任何一個鏡頭。那一天,我拍的片子最多。我一個人拍了一大卷,大概一千多尺?!薄耙环矫?,我要拿大機器拍主席,同時錄音。另一方面,我也靈活地拿著小機器拍攝主席和民主人士的一些活動。這個歷史時刻,偉大而洪亮的聲音響徹云霄,震撼世界。這一刻我永生難忘?!睌z影用的設備是一臺輕便的“埃姆”攝影機,另一臺是拍攝故事片同時錄音的大機器。

          為了完成開國大典的攝影任務,攝影科作了很周密的計劃,以確保開國大典的攝影報道萬無一失,尤其是毛澤東宣讀《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的場景,還有朱德宣讀《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命令》的場景。如何能拍到最佳的照片,吳群思前想后,最后決定由陳正青完成這一關鍵的拍攝任務。

          陳正青當時只有32歲,但在新聞攝影科數他的年齡最大、攝影水平最高、身體素質最好,他被同事們公認為“攝影干將”。他攝影經驗豐富,還有精良的攝影設備——一架美國產的照相機。這是從東北戰場上繳獲的戰利品,不僅配有閃光燈,而且膠片是一張一張的頁片,一拍出來直接就是標準的新聞照片尺寸,無需放大,便于及時發稿。因此,幾個人同拍一個場面時,他一直獨占鰲頭。

          陳正青沒有讓人們失望。當毛澤東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時候,他按下快門,將這一重要歷史瞬間定格。為了拍好這張照片,陳正青把大半個身子后仰到天安門城樓上的漢白玉欄桿外。朱德總司令見他冒著生命危險在拍攝,為了保證他的安全,趕忙上前用雙手牢牢壓住了他的雙腿。陳正青在朱總司令的保護下,放心大膽地按動快門,順利地完成了拍攝任務。


          1949年9月30日,吳群、林楊、楊振亞(左起)在天安門前留影

          《開國大典》這幅照片隨著新中國成立的消息傳遍了全世界,陳正青的名字也被寫入了中國攝影史和新聞史。人們看到《開國大典》,就想到了陳正青。盡管那時不止他一個人在拍,但通過新華社發向全國、全世界的名為《開國大典》的照片就是陳正青拍的。

          在新中國成立后的相當長歲月里,報刊刊發的照片,一般都不署名,或是署上《人民日報》記者攝或新華社記者攝。因此在相當長的時間里,陳正青被人們漸漸淡忘了。1988年,作為新中國第一代領導人身邊的攝影師,徐肖冰、侯波夫婦共同舉辦了攝影展覽。侯波拍攝的一張開國大典照片,第一次與觀眾見面,人們才知道原來還有這樣的照片。這張照片與陳正青拍攝的場景雖一樣,但角度不同。許多當事人回憶,當時由攝影科安排在天安門城樓上拍照的有陳正青、楊振亞和侯波。陳正青作為記者是要發稿的,而侯波是中南海攝影科科長,沒有發稿任務,要留存資料。正是這些原因,從1988年開始,侯波成了開國大典故事的主要講述者。

          其實,在天安門城樓上拍攝的還有其他人。也就是說,我們通過不間斷尋找,最終找到了當時不屬攝影科,但又拍下了開國大典的人。戰地女記者曾克就是其中一位。

          曾克,原名曾佩蘭,曾用筆名田木戀、海牟、一可。191744日,她出生于河南省太康縣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家庭。后來參加革命,在延安是有名的女作家。從1947年起,她作為隨軍記者,跟隨劉鄧大軍奔赴戰場。19497月,她先期到達北平,參加了第一屆全國文代會。隨后,她被確定為新政協會議代表?!岸皡⒓有抡f會議代表,經我們請示中央,現決定以劉伯承、滕代遠、楊立三、蔡樹藩、錢信忠、高樹勛、廖運周、布克(十六軍組織部部長)、馬寧(十二軍隨校副校長)、曾克(女,作家、記者)十同志為代表,以張南生、衛小堂二同志為候補代表。伯承同志將隨后到達,曾克同志已在北平?!?/span>

          曾克是出席全國政協第一屆會議代表中唯一的戰地女記者。參會時,她發現大后方來的新聞記者,人人都帶著相機,有的還拿著小型攝影機,于是便向代表團負責人張南生提出要一架照相機。張南生向鄧小平政委報告了此事,鄧小平立即派人從寄賣行買了一架半舊的蔡司牌相機。鄧小平對曾克說:“這是給你的新裝備,你要很好學會并很好地使用它!”

          曾克很珍惜膠卷。在政協會議上,她沒拍幾張,準備全部用在天安門城樓上。101日,當毛澤東手持講話稿,林伯渠、張瀾、周恩來、李濟深等人站立兩側時,曾克按下快門,拍攝了一張照片。雖然拍這張照片時選擇站立的位置不是很好,有點低,也有些許不清,但這畢竟是戰地女記者拍的開國大典的照片。在這張照片上,不僅有毛澤東,而且還有唯一登上天安門城樓的高僧巨贊。在天安門城樓上,曾克還抓拍了蔡暢、康克清、李貞和楊之華四位大姐,劉伯承、陳毅、粟裕、滕代遠等人觀看閱兵式,民主人士和外國友人觀禮游行盛況等照片。

          另一個在天安門城樓上拍攝開國大典的是張彥。

          張彥來自香港,是代表香港《中國文摘》雜志參加政協會議、開國大典報道的。正是有這個得天獨厚的條件,他成為進入政協會議會場采訪的29名中外記者之一。他也是帶著相機登上天安門城樓的記者。在城樓上,他拍攝的天安門組照,記錄了導師領袖、將帥元戎、泰斗耆宿、大家巨擘、勛臣棟梁、雄杰楷模的風采和神韻,記錄了新中國的起點。他后來說:從政協開會的第一天開始,我便用相機記錄了每一個精彩瞬間。任何一個細節,都是重大事件的反映,都是重大事件的補充。我不能落下任何鏡頭,眼睛看到的記下了,心里看到的記下了。參會這些天,讓我心動,讓我難忘,而高潮又全聚在天安門城樓上。你看毛澤東的那一笑,笑得無比燦爛,笑得如此豪邁。他一笑,全中國人民都笑了。你看他那振臂一呼,生動有力。他一呼,全中國人民都和著他呼喊。人民高喊他萬歲,他在天安門城樓上高呼人民萬歲!

          開國大典的拍攝任務完成得很漂亮,出乎意料的是,膠卷的消耗量比預算多出了許多。事前,政協會議的攝影,每一張照片都算得很精確,一共150張,張張都定好了位??墒沁@樣的預算實在展現不出彼時的輝煌和心中的激情。結果,從政協會議到開國大典,實際一共拍攝了1.64萬多張照片。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宣讀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拍攝者為童小鵬

          有意思的是,那么多人拍攝開國大典,又拍了那么多張,但是限于當時的物質和技術條件,卻只有一張彩照,而且這張彩照還不是專業人員所拍攝。這張照片是時任中共中央統戰部秘書長、后曾任周恩來秘書的童小鵬拍攝的。他是紅小鬼出身,有文化,愛學習,養成了記日記和攝影的習慣。當時有相機的人很少,參加開國大典的也只有少數領導自帶相機拍了一些照片,童小鵬是其中的幸運者之一。他的這張開國大典的彩色照片,當屬珍品中之珍品。

          “乘汽車參加開國大典游行,是我一生的榮耀。我當時從父親那里要了照相機。我父親是一個以照相為生的人,當時怕我把相機弄壞,不想借給我。但當他得知我是參加開國大典時,便把相機給了我。我帶著相機,和同學們一起,在天安門東側集合。我們是乘車敲著鑼鼓參加游行的。出發前,我讓一個同學給我拍一張照片。到天安門前,人們都爭著看毛主席,場面有些亂,再加上我第一次拿相機,便拍了一張‘斜角’的開國大典照片。但這也是極其珍貴的了,我把這兩張照片留了一生?!?/span>1949101日,北平市立師范學校的大門口掛上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大橫幅。學生王傳勵參加了開國大典,并和同學們拍了一張照片。他在照片后面寫道:“十月一日,紀念日。劃時代的紀念日,就是我的擔起建設工作的開始?!?/span>

          102日,著名作家、記者司徒丙鶴在天安門前留下一張珍貴的照片。司徒丙鶴是著名華僑領袖司徒美堂的秘書。1日,他與司徒美堂一起參加了開國大典。但因在城樓上沒有留下照片,所以第二天,他專門在天安門前拍了照。

          101日,北師大女附中的同學們在天安門前進行腰鼓表演。她們用手中的腰鼓槌組成個“慶”字,學校的老師給她們拍下了一張照片。然而,天安門前打腰鼓只是歡慶慶典的開始。第二天,天安門廣場上大型的腰鼓表演上演。時任華北大學第三文藝工作團演員的羅雄巖回憶說:“102日,首都人民狂歡慶祝新中國的誕生。我們懷著無比喜悅的心情,打著腰鼓來到天安門廣場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在沿途群眾熱情的歡迎中,不斷地進行表演。人民文工團、華大文工三團、青年劇院、華大三部等4個單位先后在天安門廣場上表演。我們演出前,最引人注目的是墨綠色半圓形的幕布上嵌在紅星中央的毛主席畫像,一進場地就博得群眾的熱烈掌聲。我們表演的《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型腰鼓舞劇,是以毛主席像為中心進行的。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的大橫旗高舉在毛主席畫像上面,與兩旁的紅旗、藍天下迎風飄揚的五星紅旗、雄偉的天安門以及兩旁的古建筑,共同形成壯麗的天然舞臺,給表演增添了深邃意境。伴奏樂隊站在毛主席像前,喧天的鑼鼓聲、嗩吶聲響起后,腰鼓隊從毛主席畫像兩側飛快進場,按‘民族歡騰’‘紅星照耀’‘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眾志成城’‘毛主席指引航向’等段落依次表演。精彩的演出,受到了人們的好評。第二天的《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以《擂打著勝利戰鼓,鼓舞新中國前進》為題進行報道,并對華大文工三團的《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細節進行描述并刊發了演出實況照片。這些照片我至今還在保留著?!?/span>

          新中國成立后,當時有一定經濟條件的,會選擇在天安門前留下紀念。比如著名漫畫家方成,開國大典時不在北京。從香港回到北京后,方成在《新民報》任美術編輯。他說,有一天,不知咋了,就想到天安門去看看,想到那里拍一張照片。去了,心情很舒暢,拍了幾張照片,作為紀念。

          畫家羅工柳和夫人楊筠是國立杭州藝專的同學??箲鸱榛鹑计?,兩人放棄學業,奔赴延安。此后,他們在前線戰斗,在后方搞宣傳,一直到新中國成立。

          1949年開國盛典后,羅工柳帶著夫人在天安門前拍了張照片。隨后,他以飽滿的熱情投身到國家的藝術事業中,創作出《地道戰》和《毛澤東在延安作整風報告》兩幅油畫名作。這兩幅作品都選取了典型的人物形象,并將其安排在具有代表性的情節和場面中進行塑造和描繪。這種創作方式,是羅工柳多年戰斗生活感悟的凝聚和爆發。

          2018年下半年,有關新中國成立前后的罕見彩色照片迅速紅遍各大媒體。特別是開國盛典的彩色照片,有幾十張之多。這些照片來源于哪里?是誰拍攝的呢?

          這些照片的拍攝者是蘇聯著名的電影攝影師米科沙。他是蘇聯彩色攝影的先鋒。從19494月起,他和同事走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拍攝了彩色紀錄片《中國人民的勝利》,并留下了大量紀實照片。

          米科沙參加了新中國的開國盛典。他拍攝的新中國開國大典是別具特色的。其特色是在他的鏡頭里突出了中國開國盛典中的“紅”“喜”“天”?!凹t”就是北京城到處都是大紅燈籠、紅旗、紅絲紗和紅五星,特別是天安門廣場成為紅色的海洋?!跋病痹诿卓粕车溺R頭里表現得淋漓盡致,站在天安門城樓上的新中國第一代領導人喜笑顏開,初到北京的少數民族少女喜上眉梢,有幸參加開國慶典的青年們喜不勝收,特別是天安門城樓上的女性綻放著青春的靚麗?!疤臁眲t是米科沙拍攝照片的表現手法?!爸袊痹诙碚Z里被稱作“天朝、普天下之國”,強調國家偉大、地域廣大。米科沙為了讓蘇聯人民了解“普天之下,換了人間”的中國,便在照片的取景上,把大幅畫面留給天空,有時候天空甚至占到一半以上的畫面,而且照片中的人物完全以天空為背景。從照片看,米科沙肯定是蹲下來仰拍的。

          很可惜的是,米科沙的照片當時并沒留給中國,在蘇聯也只有在1951年至1952年間,以明信片或在雜志上做插圖時出現過幾次。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這些照片被公之于眾。這些照片,是對開國盛典史料的極大補充,也是對我國攝影史、國史、黨史、軍史的彌補?!?/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少妇的批日起爽
        1. <menuitem id="jhhgy"><strong id="jhhgy"></strong></menuitem>
          <tbody id="jhhgy"></tbody>
            <progress id="jhhgy"><bdo id="jhhgy"><strong id="jhhgy"></strong></bdo></progress>

            <tbody id="jhhgy"><nobr id="jhhgy"></nobr></tbody>
              <samp id="jhhgy"><ins id="jhhgy"></ins></samp>

            1. <progress id="jhhgy"></progress>